本色妹妹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暴力虐待» 墮天使俏女優(第一篇)奴隸的婚約者(一)

墮天使俏女優(第一篇)奴隸的婚約者(一)
发布时间:2019-07-07 15:26:01   浏览次数:849

戰後十五年,日本東京度港區,楊輝在下午時分才睡醒,由於女友還在上班

,無所事事之下,他決定到街上閑逛一番



港區是日本最繁華的場所,十五年的戰後重建和經濟扶植,足以讓這裏重現

歌舞升平的景象。六本木更是他最常去的地方,但目標並非單純的尋歡作樂,他在

走進「喬伊酒吧」後,慣例地點了一杯蘇打水,在角落裏尋了個位置坐下。



這個時間,酒吧裏人不是很多,只有三兩名西裝男子在輕言細語。



酒吧的面積也不大,但燈光曖昧,墻壁相框是一大特色,裏面盡是美艷的鋼

管女郎,而這無疑奠定了該酒吧的基調。



楊輝獨自啄飲著,過不多時,一名曲線玲瓏的女郎坐到他的臨位,要了一杯

烈酒伏特加。



楊輝悄悄打量過去,白皙的肌膚,英氣的嬌顏,略含棱角的瓜子臉,塗著美

艷的紅唇,穿著淺藍色的高檔連衣裙。



她的身材修長,腰肢曼妙,酥胸豐滿,圓臀豐腴,右手無名指的鉆戒更是引

人矚目。



只是疑點在於,她此刻似乎心事重重,眉宇間有化不開的苦悶。



「這位夫人,三倍量的烈酒,是會醉人的。」



女郎這才註意自己坐到了一位男士身旁,但看楊輝年紀不大,輕聲笑道:「

如果你是想像花花公子似的搭訕,那還是免了吧,我今晚就是來買醉的,不過你

也別想趁機撈到便宜。不好意思了,我想我該換個座位。」



不愧是已婚人士,應付搭訕的手段成熟,絕非普通的清純少女可比。



但楊輝絕未就此罷休,也挪了座位,接著說道:「恕我冒味,但如果你的警

惕心真如你表現的這樣,那就不該獨自來到酒吧買醉,尤其還明言告訴我。夫人

,三倍的量真的會醉人,要不還是換一份吧?」



說著,楊輝已自作主張,吩咐酒保倒一杯低度數的雞尾酒,並將這一份未飲

過的伏特加拿到自己面前。



女郎見狀,果然未再拒絕,只是似笑非笑道:「你剛才喊我夫人,這個詞好

像是專指三十歲以上的已婚者吧,我今年可只有二十四歲,你確定不打算換個稱

呼嗎?」



楊輝暗笑,果如他所料。



半夜時分,獨自一人,穿著高檔名牌長裙的已婚人妻,來到六本木的酒吧買

醉,這擺明就是遇到了夫妻情感問題,潛意識期盼能經歷一夜情。



他略一思考,說道:「如此一來,我就該詢問‘夫人’的芳名了,不過這似

乎冒昧了點?也許我應該先遞出名片吧。」



說到做到,楊輝將自己的名片遞了過去。



女郎接過看來,眉宇間果然閃過一絲訝然,更有千百種意料中的情緒閃過。



楊輝很冷靜地端起酒杯飲著,成與不成都是無足掛齒的小事,他的人生軌跡

都不會為此改變。



「原來是這樣。」



女郎呢喃了一聲,輕輕笑道:「看來我的確該趕緊回家了,要是丈夫突然發

現床上沒了人,他可會把屋頂都掀掉的。」



說走就走,女郎甚至未留下自己的電話,更未等雞尾酒端上,便輕盈地拎包

離開了座位。



楊輝的內心則毫無波動,成與不成不在於今夜的答復,只要名片在手,只要

那女郎的夫妻情感危機一日未解,自己就都是有機會的。



雞尾酒不要了,自己那杯和伏特加都喝光,楊輝多少有點上頭,但仍能撐著

離開酒吧。



今夜的港區涼風襲人,繁華的大街人來人往,他挺著灼熱的身體看向手表,

現在已經快到夜間。



酒吧營業時,下班高峰期,女友再過不久便該到家了,為了今夜床事的情調

著想,或許買盤AV是再好不過的了。



感謝戰後的格局,令日本AV界得到了國家的官方支持和規範,一時間如日

中天。



楊輝隨意尋了個影像店,輕易在成人區尋到了大量碟片,左挑右選一番後,

眼睛陡地一亮,挑了一張無論如何都不能錯過的精品片。



碟片到手,今夜和女優調情的道具有了,他的醉意更加深沈,搖搖晃晃地,

踏出了影像店的大門,再度回到夜風清涼的港區街道中。



? ? …………

? ? …………

? ? …………



? ?「吶,老公。」



蘿拉輕輕搖晃著楊輝的身體:「起床啦,起床啦。」



陽光灑入臥室,上班時間將至,但俊朗的未婚夫仍在賴床,這讓青山蘿拉萬

分無奈。



她知道該怎麽辦,下一步便一把掀掉了被子,果然讓他無處可藏,只得撓著

滿頭亂發去衛生間洗漱。



「早餐已經給你做好啦。」



蘿拉收拾好床單後,對衛生間喊道:「再不快點就該是上午餐了,然後再不

快點,公司就再也不給你午餐吃咯!」



「你是想讓我被開除啊?」



「哼~你信不信,如果沒我叫早,你今天能睡到中午去!」



蘿拉嬌哼著,然後對著臥室落地鏡照了照。



她身材不高,身條纖細,標準的蘿莉型女孩,搭配著標準的短發和瓜子臉組

合,卻又顯得非常文靜俏麗。



可以說,橫濱短期女子大學校花的名聲,絕對能讓她在藝人生涯的闖蕩中奠

定一些基礎。



但可惜,無情的現實是,她只是個普通的賓館服務員,按時需得晝夜顛倒著

輪班。



但與此相對的是,未婚夫楊輝是個標準的成功人士,身邊仰慕的美女眾多。



可以說,若不是因為那次在客房走廊中的美女救英雄,她根本不可能得到楊

輝的垂青。



她當然受傷了,但若只是靠一時善舉和半個多月的住院,就能換得這樣一位

白馬王子,相信無數個灰姑娘都會前赴後繼,等候在每個富家公子的待刺殺地點

吧?餐桌前擺滿了吃食,三明治和牛奶配麥片,種類和分量不可謂不豐盛。



楊輝洗漱完畢,精神抖擻,吃起飯來自然也胃口十足。



單算年紀,他也就是大學畢業沒兩年,身材更很健壯,吃起飯來狼吞虎咽。



蘿拉哪裏比得過他,只是照例往桌子對面一坐,笑瞇瞇看著未婚夫將餐點一

掃而空。



期間,楊輝的嘴角三次沾上蛋黃醬,害得蘿拉不得不多次提醒,都快厭煩了





餐桌前的這一幕可謂溫馨,所以這對未婚夫婦誰也沒註意到,就在這棟民宅

的外面,一個黑衣男子早在窗外窺探許久。



他選擇的位置很隱蔽,即使有人路過也只會以為是閑人,而他恰好能將屋內

看得清清楚楚,花園的落地窗門成了天然的接力點。



「說起來,輝君,這幾天你在公司上班的時候,家裏來了好幾通電話。」



蘿拉突然想起事,說道:「都是只響了一兩聲就斷了,就算被接起來了,對

面也沒有出聲,你說這是怎麽回事啊?」



楊輝吃飯完畢,擦嘴道:「確定不是掛錯電話了?那可能是有人惡作劇吧,

或者詐騙電話,總之你以後不用理就是。我要是想找你,還不是直接掛手機。」



蘿拉點點頭,也覺得是這個道理,便只是微微一笑,接著喝她那份燕麥泡奶





別看她塊頭不大,胃口卻著實不小,好大碗的牛奶配以塊頭不小的三明治,

飯量楞是和楊輝一個等級。



楊輝就有打趣過,也不知道這些能量都被耗到哪裏去了,反正是沒見罩杯突

破到C。



每當論及此處,下一件事,便是被蘿拉好一陣敲打了。



早餐結束,過不多時,楊輝便上班去了,蘿拉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她雖然還兼職著賓館服務員的工作,但已經開始向全職太太過度了,買菜做

飯和各種家務活,自然便成為了新的日常工作。



下午三點半,在忙完了一天的家務工作後,蘿拉準備動身前往超市。



「穿點什麽好呢?」



她站在落地鏡前打量著自己,最後選擇了一條淺黃帶紅色花紋的蕾絲連衣裙





但她並沒有急著離去,而是站在落地鏡前,自己打量著自己。



22歲是個不大不小的年紀,按日本的法律,甚至能擔任幾年的若妻了。



但相戀已滿兩年卻還只是戀人,盡管感情在日益深厚著,她也多少感到著急





畢竟身份的根本差距實在很大,如果拖得太久,難免給人以隨便玩玩的感覺





「希望他不是這麽想的吧……」



蘿拉呢喃著,仔細打量著自己。



娟秀的瓜子臉,嬌俏的瓊鼻和嘴唇,眼眶痕跡分明,像是有一點點歐美人血

統似的。



這類面型有很多種發飾搭配,蘿拉選擇的就是三七分及肩直發,另帶染著一

點淺淺的棕色。



至於身材,可嘆罩杯並不豐滿,她自己也不知自己的迷人之處究竟在哪裏—

—屁股倒是很翹,也有纖細玲瓏的女孩該有的特征,但面對豐乳美臀的長腿女郎

,蘿拉難免還是會感到自卑。



可愛歸可愛,但若回歸最原始的性誘惑,還是那一類最迷人。



「嗯,希望他不是這麽想的吧……」



白嫩的纖足搭配平底涼鞋,套著那條裙子,蘿拉出門準備買菜。



這裏是江戶川區的廣袤居民區一角,如今這個時分,大部分男人都還在寫字

樓裏上班,街道上最多只能看到些家庭婦女。



蘿拉已經開始融入這裏的生活了,前往超市的路線一百年不變,她只需要按

部就班地過去就行了。



所以她並沒有註意到,早在自己走出家門時,便有一名穿著黑衣的墨鏡男子

,悄無聲息地尾隨著自己。



甚至於,當她經過某一處街角時,也並沒有額外留意到,那輛突兀停在更隱

蔽處的面包車。



幾乎毫無前兆地,一只手從身後掏來,將噴滿乙醚的手帕狠狠捂到了她的嘴

上!「唔……唔唔唔!」



蘿拉下意識掙紮起來,但身後的男子一把按住了自己,連片刻功夫都不到,

她頓時兩眼一翻,昏倒在了黑衣男的懷中!「快,快快快!」



面包車上迅速跳下兩名黑衣男子,一個手腳麻利地打開後車門,一個沖上前

來,一把抱起蘿拉白嫩的雙腿,然後兩人將她橫著架起,飛快地擡進了面包車當

中!「非常好,時間卡的很準。」



司機的座位上,一名三十歲出頭的陰沈男子,冷漠地笑道:「上報給老大,

讓那個女人準備討錢吧,雖然還只是第一筆預付金。你們兩個,記得趕緊把貨的

嘴巴堵住,別忘了這裏可是居民區!」



面包車開動了。



後艙的空間裏,兩名黑衣人動作熟練,以用膠帶封住了蘿拉的嘴,並將她的

雙腿腳踝捆綁粘住,雙手也並到後腰依法炮制。



片刻之後,隨著汽車一路絕塵,它已轉過條條復雜的居民區街道,筆直朝著

西方的東京都市中心方向而去。



? ? …………



? ? 時間,不知道是幾點。



蘿拉平躺在一片柔軟的黑色地毯上面,天使般的容顏深沈地睡著,一雙白白

嫩嫩的纖細美足,形狀較好,趾甲樸素光滑,涼鞋已不知所蹤,雪白纖細的小腿

露出一截,更多的肌膚被連衣裙遮蓋著。



這是一片水泥地房間,在更遙遠的近旁,一群黑衣人正圍坐在一排高腳凳上

,嘴裏淫笑不斷,甚至還有一名中年女性矗立一旁,為虎作倀。



「喲,時間該到了吧。」



國字臉男子看看手表道:「那個誰,可以上了。」



兩名黑衣男走入場地中,一人攥住蘿拉的雙手腕,拉過頭頂約束著。



另一個男子坐在末端,他的手率先貪婪摸上蘿拉的秀足,然後順著小腿一路

向上,掠過裙擺,隔著絲棉質地撫摸上蘿拉嬌俏的美臀。



他口中嘖嘖作響著,很快便摸上了蘿拉的胸部,然後輕輕揉捏了起來。



不過片刻,蘿拉柳眉微顰,旋即睜開了眼睛。



「啊……你、你們是什麽人!?」



驚呼聲引得四周一片大笑,更激發了黑衣人淩辱的獸性。



蘿拉的奮力掙紮無濟於事,雙手被抓的她,只能靠扭動身體和蹬腿反抗,但

這只能讓對方輕易掀起她的裙擺。



白嫩的小腿肚,還有光滑的大腿頓時展露出來,黑衣人輕松向上一掀,白色

的居家內褲便映入了所有觀眾的眼簾!「不、不要啊!」



蘿拉驚恐的喊著,精美雙瞳含淚:「求你們不要,求你們不要這樣啊!」



但黑衣人只是繼續淫笑著,將她的裙子輕松掀至胸部以下。



好一個平坦苗條的小腹,稚嫩的肚臍眼顯得一場可愛,蘿拉驚恐地大叫起來

,雙腿拼命向黑衣男踹去。



但男子卻出乎意料的強壯,完全無視她的蹬踹不說,還輕松拽住她的腳踝,

順勢一路摸到她的大腿根,然後手指一捏,輕松一掀,便把內褲拔了下來!「不

……不要啊……不要不要啊!」



蘿拉心聲絕望,內褲的遺落猶如最後一道防線的失守,此刻除了無助的叫喊

,甚至都不敢再胡亂蹬腿踹人。



但觀眾席卻無疑曝起一片笑聲,下達命令的國字臉男笑得眼睛瞇成縫,開心

看著黑衣人將蘿拉的內褲脫去。



而束縛著她雙手的男子,也順勢將連衣裙扒到了胸部之上。



這一刻,蘿拉白嫩的胴體幾乎被展示在每個人面前,僅有的胸罩只能平添一

份獸性的誘惑,而這一份最後的障礙也無法堅持多久,馬上被摘了下來。



嬌小的身軀,白嫩的胴體,大腿根部的那抹倒三角若隱若現,雖不大卻造型

姣好的乳房,更顫巍巍地彈動在她的胸前。



「身材的確不錯,蘿莉型的女孩,而且臀部造型很好嘛。」



國字臉男一眼認出蘿拉最性感的部位:「纖腰翹臀,天然的後入優勢,這裏

可以集中開發,現在就籌備宣傳文案吧。然後你們幾個,都趕緊著點。」



第三名男子上前,協助把蘿拉穩穩地按住。



最後的一件遮羞物都被脫去,讓蘿拉不管如何掙紮,都只會令自己愈發狼狽





淩辱開始了,一個男子六九式伏到她的跨前,伸舌舔上了蘿拉粉嫩的蜜穴。



那可是一個女性最為敏感的器官,再無心於此的女孩遭此舔舐,也非得經歷

電流亂竄的感覺不可。



蘿拉的掙紮頓時變得無力了,尤其男子的舌頭一經舔上,自然就是反復地舔

弄和吸啄。



一時間,股股電流自下體湧向全身,最私密的部位連遭侵犯,蘿拉就是想反

抗都沒了力氣,口中發出難耐的嬌吟,難得幾次扭動也被牢牢按住。



三兩米外的聯排高腳凳上,黑衣男子們看得津津有味,尤其當快感終於開始

襲來後,蘿拉忍不住本性,會偶爾挺動一下緊致的小腹,這一幕更引得他們淫笑

不止。



白嫩嬌小的胴體,水光冉冉的蜜穴,男子趴伏在她身上雙手趴著大腿,靈巧

的舌頭在陰道內嫻熟地撩撥,過不多時,蘿拉終於忍不住潮水般湧來的快感,發

出了第一道享受的呻吟。



轟然的爆笑聲,然後在觀眾席的角落裏,一名身穿長裙的年輕女郎,深沈地

微笑著。



情欲既已撩起,下一步淩辱便可進行。



她被抓著腦袋跪坐了起來,一名黑衣男子早已脫去了褲子,碩大的陰莖又粗

又長,對著她的嘴巴就插了進去。



蘿拉這回真的不敢反抗了,只能任由男子抓著自己腦袋,挺動下體,不斷在

自己口中抽送。



她認清了形式,曉得如果她此刻掙紮,弄疼了這個男人,等待自己的必然會

是更慘烈的下場。



但這種不敢反抗的作為,無疑稱了黑衣人的心意,他一次次朝蘿拉的口中抽

送著肉棒,並發出舒爽的聲音。



不一會兒,咕嘰咕嘰的水聲響起,那是蘿拉來不及咽下的唾液,此時竟成了

潤滑劑!在這一過程中,蘿拉不時痛苦地皺眉,口中發出嗚咽或呼嚕的聲音。



她被人按著後腦,身體不受控地向前挺動,男子有時甚至無需挺動身體,口

交仍能進行。



其中一次,身後的男子抓著她的腦袋,逼她把同夥的陰莖整根吞入口中。



她自然整根吞下了那東西,臉蛋緊湊到了男子的陰毛上,嘴裏發出強烈的嗚

咽聲。



等男子爽得可以,將肉棒抽出時,她已被惡心得輕嘔起來,甚至伸出了舌頭

,上面沾滿粘液。



口交仍在繼續,值得些許慶幸的是,被撩起的裙擺又落回到腰際了。



然而,一名被脫了內褲的長裙女孩,被人強迫著吞吐肉棒,這只會令淩辱的

氛圍更加強烈。



再過一陣子,由於口中唾液積蓄過多,一部分已經順著蘿拉的香唇外溢,順

著下巴滴落到地毯上。



這一幕被觀眾看得一清二楚,他們肆意地淫笑著,感到無比愉悅。



蘿拉現在甚至已經懶得反抗了,當黑衣男將肉棒拔出時,啵的一聲響,部分

唾液濺得嘴角四處都是,她也都無心擦拭。



實在很累,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斷喘息,但下一刻就被惡棍放躺在地,被分

開了雙腿。



在一陣陣又響起的無力掙紮聲中,占滿蘿拉唾液的肉棒,深深插進了她的蜜

穴當中。



蘿拉的身材真的很嬌小,翹臀盡管結實緊湊,卻也給人以容納力有限的感覺





所以,當黑衣男粗硬的肉棒,以誇張的比例擠入她緊窄稚嫩的蜜穴時,這一

份對比分明的視覺效果,再度引起觀眾們的一片歡呼!「哦,看吶,我們的小蘿

拉,被強奸了呢!」



中年女性音調起伏婉轉,猶若吟唱歌劇。



可憐蘿拉嘴角還粘著口交遺留的唾液,下體便遭到了不可逆轉的侵犯,黑衣

男省事地把她右腿架上肩膀,這邊開始享受地抽送起來。



她的蜜穴經過舔弄,早已水光瑩瑩,做好了交配的準備,此時被侵犯起來自

然輕松自如。



男子可沒有戴套,赤裸裸的陰莖享受地在她的陰唇間馳騁著,只覺裏面一片

濕潤火熱,淫水驚人的充沛,簡直就是一經典的天生淫娃。



「我跟你說過的吧。」



聽得男子的感慨,在觀眾們的一片笑聲中,年輕女郎湊到中年女子耳畔,輕

聲道:「她就是個騷貨。」



直到現在,蘿拉的裙子甚至仍未被徹底脫下,她仰身被強奸著,另有一男子

挺著堅硬的肉棒,直接塞進了她的嘴中。



直搗黃龍的男子開始撫摸她柔軟的胸部,和平坦光滑的小腹,盡情享受著她

的蜜穴的美好。



再過得片刻,體位被換成後入式,而只關註操幹的男人們可沒心思脫她的衣

服,畢竟現在還不算礙事。



下體一根,嘴裏也塞著一根,兩個男子一前一後地操幹著她,結實的翹臀被

碰撞得劈啪作響,俯瞰著的曲線更是玲瓏剔透。



男子甚至被爽得叫了起來,縱聲高呼,他後入起來的感覺真的好不一樣!



? ? 「就這麽定了。」



國字臉男子滿意地說道:「開發重點是臀部,尤其要強調後入的感覺,你開

始準備調教方案吧。」



中年女子沈穩點頭,恭敬稱是,再看向那兩個正幹得爽的男子,和被他們夾

在中間的蘿拉,又嬌聲一笑。



輪奸持續了很久的時間,衣服當然早就被徹底撥去了,三名男子輪番享用蘿

拉的蜜穴,最終都在她的體內射出精液。



長時間的猛力操幹,令她稚嫩的陰唇外分,整個人更完全喪失了體力,只能

無力地分著雙腿,輕聲喘息著。



她是那麽可愛的一個女孩,娃娃般稚嫩的嬌軀,此時又顯得那麽淫穢。



仰躺略顯平坦的胸部乳暈粉嫩,稀疏的陰毛遭到白濁浸染,精液自陰道內汩

汩外流,但黑色毛毯上殘留的又豈止一攤。



哭叫的力氣早就沒了,在最後響起的一片掌聲中,她側過身子,身體輕輕顫

抖著。



只聽得一陣步伐聲接連響起,那些觀眾都開始退場了,但兩支高跟鞋的聲音

卻落了過來,湊到了她的身邊。



一片寂靜聲中,一個嫵媚的聲音響起。



「青山桑,好久不見了。」



年輕女郎蹲伏在她面前,輕輕撫摸著她吹彈可破的肌膚,仿佛在撫摸著一只

可憐的寵物狗:「我的前男友,居然被你用計拐了過來,在你想出這個主意的時

候,可曾預料到,自己會迎來這樣的一天嗎?」



蘿拉身體輕顫,她自然認得聲音的主人。



楊輝的前女友林香織,一個大集團的俏千金,其實那天在賓館走廊裏,兇手

要刺殺的正當是她。



但蘿拉當時那裏知曉這麽多情況,她只是迎著刀子撲了過去,下一秒,就是

守在病床前的楊輝了。



感知著林香織的手掌輕撫自己的身體,猶如在撫摸著一只楚楚可憐的小狗,

蘿拉依然側躺顫抖著,但她緩緩睜開眼睛,心中已經了然了。

? ?

? ? …………



? ? 「走,快點走!」



黑衣男子牽著鏈子,走入飼養區的大門。



身材嬌小的青山蘿拉,赤裸著稚嫩的胴體,雙手被皮銬拴在身後,赤著一雙

白嫩的美足,走在冰涼但幹凈的大理石地面上。



她的脖子上帶著皮質項圈,連接著男子手中的長鏈,並掛著一枚典型的金屬

狗牌,一面印著104這個數字,一面印著她自己的名字。



「走,快點走!」



男子催促著,在蘿拉的身後,林香織與中年女性優雅地跟隨著。



這裏是不知名建築的內部,空間寬闊,看不到窗戶,蘿拉甚至忘了她如何走

進的飼養區大門,只被眼前的一切吸引了。



走廊曲曲繞繞,一扇扇空蕩的單間牢房位置巧妙,能讓外面的人一覽無余,

而裏面的人則只能盯著承重柱。



隨著男子一路深入,蘿拉的心一路下沈,牢房數量有限但也不菲,但裏面此

時卻空無一人,那些囚犯的取出……著實令她不寒而栗。



他們在一扇牢門前停下了。



「喏,小妞,這就是你以後的新家了。」



黑衣人解下蘿拉脖頸上的鎖鏈,打開牢門,將她一把推了進去。



牢房面積並不算小,剛好一件臥室的面積,但設施卻委實簡陋。



沒有床,最大一片面積上鋪著三層黑色厚毛毯,倒是等於兩張雙人床的面積

;右側的墻壁上掛著一副塑料板,尚不清楚用途;一個堪稱特大型號的狗食盆,

一個塑料質地的屎便盆,一看造型便能明白用途,盡管裏面尚且空無一物。



「怎麽樣啊,青山桑?」



林香織站在牢門外,依靠著欄桿,得意地說道:「從今天起,這裏就是你永

遠的家了,至少在將來很長一段時間裏。怎麽樣啊,青山桑,當你用卑劣的手段

,將我心愛的輝君從我身邊搶走時,可曾想過自己會落得這般田地呢?」



蘿拉鐵青著一張清純的俏麗瓜子臉,瞪著這個真正該成為狐貍精般氣質的女

人,雙目幾欲噴火:「誰會住在這種地方!你以為……你以為你這麽做真可以萬

事大吉嗎?」



「哼哼哼,至少現在被關在籠子裏的不是我,不是嗎?」



林香織輕笑著,這會兒,中年女子沈穩地隱居二線,任憑她同青山蘿拉做著

最後的溝通。



「所以呢,我親愛的青山桑,為了安排你的將來,我可是花了好大一筆錢呢

,你可要對得起我的支出啊。」



看著蘿拉愈發鐵青的臉色,她從容地將手伸入欄桿,在蘿拉的乳房上輕輕一

抹。



「然後,輝君,就永遠是我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