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色妹妹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其他小说» 我與天堂妹的故事

我與天堂妹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9-07-15 01:20:36   浏览次数:519

在一個表定的行程,小弟必須到桃園出差,既然已有桃園行,小弟也積極上網尋找是否有桃園的朋友可以認識



經過篩選及簡短線上交談,遇到一名感情空窗期的女孩,姑且叫她為A,互動中得知A女目前單身,且有一同事性伴侶,A女對感情之事也有自我一番見解,她知道其同事甚為花心,甚至女友還是她的同事,且不知兩人秘密交往,A女之同事雖口口聲聲稱A女乃其最愛,不過A女也自知其同事並非可依靠終身之對象,A女告訴我,其公司另一同事品行端正,她有意與其交往,A女之所以甘願當同事的便當,純粹是欣賞該名同事,唉!孽緣。



A生性敢愛敢恨,不拘泥世俗,有點花癡性格,小弟第一次線上與之聊天,得以獲其首肯,透過skype,進行心靈饗宴,A女在線上表現可謂渾然天成,可圈可點,戰鬥指數直逼0204,A女僅交過三名男友,在與第三名男友分手後,認識其男同事。



網路聊天一在天南一在地北,偶傾吐心事,具有極高可信度,畢竟誰也不識誰,可暢談心事,聊以慰藉,至於要不要出來見面,則是兩廂情願,有時一輩子未曾謀面者,比比皆是。而聲色場所女子所講的話,可聽不可信,歡場無真情,就算有真情也是某方一時迷惘的虛偽真情,基礎薄弱,成熟之人,應能獨立、思考、判斷,最怕就是兩方同時淪陷,其傷害不可謂不大,南柯夢醒,再回頭已是白年身。



在北上一星期前認識A女,期間透過skype纏綿數次,有幾次被A女拒絕,拒絕的原因並不是A女覺得有罪惡感,而是A女覺得線上交流意猶未盡,且小弟遠水救不小近火,透過經驗交流,探知A女雖個性保守,但在床地上表現屬豪放女性格,A女自詡床弟間表現絕不讓小弟失望,也傳了不少生活照給小弟看,姿色中等,算是中等美女,身材勻稱,一百六十初身高,接近五十公斤,B級上圍,整體感覺不錯,不構成小弟想追求的慾望,屬有可能會日久生情的等級。



北上之日終於即將來到,也與A女約好其下班後相約桃園市纏綿,A女也說如果見面感覺不滿意,她不見得願意就範,小弟深知此為廢言,一切盡在掌握中。



前一晚卻半路殺出程咬金,又獲得一msn帳號,加入不久,對方隨即上線,姑且將此女稱做B,小弟與B一陣LDS,發現B也是性情中人,不忌腥膻話題,雖無法透過電話來場心靈饗宴鬆懈其心防,卻獲得其同意,明日北上之際,可以約她用餐,小弟拋出話題,若感覺不錯,是否有更進一步之可能?B女說再說吧!恩!有機會。



聊沒多久B女就下線,小弟檢視B女照片,有鄰家女孩氣息,A、B相較之下,B女較為漂亮,B女身高也是一百六十初,體重略重於A女一些,且告知其上圍C-Class,小弟屬外貿協會,並不甚在意上圍,比較在意女生的腿,甚至是小腿。



此番更重要的任務,其實是去見C女,C女在百貨公司專櫃服務,已線上認識半年,面貌、身材姣好,也頗外向,但是閨房情事,始終難以線上突破,小弟此番親自出馬,希望能一舉成擒,即便先見個面也好,小弟心知首次見面成功機率微乎其微,見機行事吧!



隔天風塵僕僕坐車北上洽公,下午將事情告一段落,先前已與A女及C女相約見面,而A女要五、六點才下班,C女更是要上班到晚上十點多,B女剛結束上一工作,待業中!小弟看時間甚早,撥了電話給B女,B女接電話有點吃驚,說你真的來桃園喔,我以為你是隨便說說,一番LDS後,B女願意出門見面,小弟搭乘小黃到IKEA,等了一會,B女姍姍來遲,其落落大方,有鄰家女孩氣質,的確不錯,令人想一親芳澤,B女說太神奇了,昨晚剛認識聊天,沒想到今天就見面了,小弟則默默展現出溫文儒雅的一面,兩人相約至餐廳部用餐,席間不免講些言不及義的話,用餐完畢,兩人並肩步出,小弟低頭對B輕聲細語說,待會可以約你去驛站嗎?因前晚線上聊天過程已探知其人生態度,屬及時行樂型,也確定其不反對此類行為,加上今日聊天氣氛頗佳,小弟於是向B提起此事之可行性。



此類行為其實可說常見,也可說並不容易發生,失敗次數永遠是成功次數的幾十倍,要發掘出可用之兵,不是容易的事,要花時間,要有系統、技巧,有時還要一點機運,願意跟你聊色是一個門檻,願意出來是一個門檻,出來後願意答應還是一個門檻,如果願意聊色又願意出來又願意答應,自然極其容易,也有很多是要苦心經營,很難速成,必須長時間作戰,端看你認為值不值得,小弟生性懶惰,通常頻率不相近,機會不大者,小弟大多放棄,除非女生條件佳,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不成功也無妨,多一個機會也好。



回到正題,當小弟對B提出邀請後,B有點動心,嘴巴卻直推不好,昨天剛認識,太快了,還說小弟沒開車,進出驛站不方便,小弟說可以開你的車阿,一番慫恿,B終於首肯,開著她的小喜美載著我來到一家驛站,名曰天堂鳥,快到驛站門口,B還不好意思,路邊停車,換我開車,進到房間,設備尚可,裡面還有簡單卡拉OK,B也不拘束,逕行自浴室放水,享受按摩浴缸泡澡的樂趣,小弟中途也加入共浴,整個過程,B表現有如鄰家女孩般,雖不緊張、拘束,卻是典型良家婦女型,清純不矯飾做作,後來離去前還唱了幾首歌,小弟有十足把握,當時可以和她成為長期交往關係,不過距離遙遠,何況小弟也無心戀戰,執行完任務後,只想如何全身而退,後來B還載我回下榻旅館,我也不知道B真實姓名,後來線上再遇到,B也交了男友,每次都是匆忙下線,言語間也無交集,我常在想,有時達到一個目的,就會無心戀戰,可是過了一段時間,又會想起對方的好,又想回去重溫舊夢,可是卻已無法強求,的確是矛盾。



小弟覺得以B整體的感覺,讓人有慾望想和她成為男女朋友,不過當時並未持續經營,因為路途的確太過遙遠,誠如小弟先前所言,當一夜情的對象感受到,你只是想和她一夜情,那真的就只是一夜情。



回到旅館,趕緊撥電話給A,魚與熊掌不可兼得阿,雖然已跟A約好,可是見了B女後,也順利達陣,兩好相權取其重,自然放棄到手的A,原想說如果B計劃失敗,再吃A套餐,結果B計劃成功,現在撥打電話執行A計劃,A女電話中一陣痛罵聲,說我為什麼跟她約好卻放她鴿子,我說有公事忙,她說有公事也要先說一聲,她不是不明理的人,我心裡想:「我在執行B計劃耶!樂不思蜀,那有心思想到你。」,我不斷和A道歉,並約她出來,看看否可以讓我補償,怎奈B女個性剛烈,真的很生氣,對我極端不滿,說她今晚特地向家裡編藉口外出,我竟然放她鴿子,我說約明天好嗎?B也不願意,真奇怪!八字還沒一撇,看不出來這個女生這麼在意我和她的約會。



也罷!不出來就算了,只是到口的肉飛了,頗為可惜,誰叫B真的比較優,不過也是小弟神經大條,不然稍微喬一下,不就皆大歡喜。



後來九點多C傳簡訊給我,問我在那?我撥電話過去,C女說待會下班要跟公司同事去唱歌,問我要不要去,我心想,C女所在地蠻遠的,我又沒車,又不想一群人見面,只想跟C女獨處才有機可趁,問C女何時唱歌完,我再去找她,C女也不確定,小弟覺得期望值不大的情況下,放棄與C女見面的機會,隔天又去忙了公務,下午就離開桃園了,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