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色妹妹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都市言情» 年青人與熟女

年青人與熟女
发布时间:2019-06-12 02:20:50   浏览次数:543

四年前,當時的我正值熟透的絢爛年華33歲,全身散發著成熟嫵媚的迷人風采

,舉手投足間不知不覺流露出曖昧誘惑的韻味,常常成為好色男士藉機搭訕的對象

事情是這樣發生的:

  

  跟我老公結婚後,一直都住在老式三合院的偏間,現在小孩已經漸漸懂事啦!不

方便跟我們睡在同一房間,因此國訓跟他老爸商量,在屋後那片菜園蓋棟房子,老爸

很好商量,一下子就答應啦。於是交給一家小型建築商,很快地完成設計,是二樓三

的透天厝,就這樣敲敲打打的蓋起來。

  

  當時服飾店的生意剛好是淡季,而我在那上班是靠抽佣的,反正也賺不了多少錢

,因此甘脆暫時辭了在家幫忙,替工人買便當送開水兼監工,可以說一天到晚都穿梭

在一群粗人之間。

  

  逐漸地,每天都抱著期盼的心理等工人的到來,同時無意間會打扮一下,衣服也

穿得美美的,女人嘛!總是喜歡被欣賞、被讚美的。一回生兩回熟,很快地就跟他們

聊聊天、開開玩笑,當然哪,私底下打情罵俏、吃吃小豆腐是在所難免的。

  

  在一堆工人當中,有一位外表長得非常粗獷,眼睛深邃像老外,皮膚黑得發亮,

總低著頭努力幹著粗活,有時拿便當或倒開水給他,總是靦腆一笑,不敢正視我。後

來知道是阿里山的原住民,叫阿仁,年紀輕輕的才24歲。不知是居於什麼心理!對

他的印象特別好,常常藉機逗逗他,而他也總是木訥地傻笑,或嗯啊、呀啊地回應。

有一次,跟別人玩笑開過火啦!他們拉著我的手,搶著要掀裙子,「啊!不要啦!我

要生氣喔!」我大聲嬌呼著。「哦~看到了!是黑色的‥‥」大夥兒一陣起哄,阿仁

聽到啦,很快衝過來解圍。我感激的望了一眼,紅著臉掉頭溜回房裡,扔下被大家調

侃的阿仁。不過大家也不敢過份欺負他,因為實在太魁梧了,平常待人又不錯。

  

  隔天買便當的時候,特別偷偷地準備一份豐盛的送給阿仁吃,下午過去工地時遇

上他,很高興主動的向我說聲謝謝。而我也輕聲的告訴他:「不要客氣!我還沒謝謝

你呢!昨天要不是你,我就被他們‥‥欺負。你喜歡吃什麼?告訴我,我會準備。噓

~不要讓他們知道。」

  

  無形中一份曖昧的情愫在發酵‥‥由於阿仁的家遠在阿里山達邦村,因此單獨住

在工地旁簡陋的工寮,順便看守建材。為了看看他,有事沒事常藉口送吃的東西,找

他聊天。每次看他打著赤膊,手臂、胸膛纍纍突起的肌肉,真叫人內心悸動不已,一

股衝動由然而生‥‥每每在聊天當中,藉機觸摸他油亮的肌膚,起先他還有點靦腆,

縮手縮腳地,漸漸地也就習慣啦!甚至偶而會忘情地碰觸我的手還有身體,因此這短

暫相處的時間,是我每晚所盼望的‥‥

  

  有一天夜裡,老公國訓不知跑到哪裡聊天去了?天氣非常悶熱,屋裡又呆不住,

於是信步來到工寮。

  

  「阿仁!阿仁!有人在嗎?」咦~到底跑到哪?於是推開門走了進去,「哇~」

我輕呼了一聲,阿仁他正大辣辣地逞大字型仰睡著,全身僅著一件寬鬆的內褲,桌上

橫躺著兩隻米酒空瓶子,花生空殼子散落一地。



  「真是的,山地人就是山地人!酒好像命一樣‥‥」嘴裡滴咕著,順手把桌子收

拾一下,拿起掃帚將散落的垃圾清一清‥‥



  我的眼睛不免瞄向熟睡中的他,因為悶熱加上喝酒,全身都是汗,濕漉漉地‥‥

平常愛乾淨的我會很討厭,不過在他身上別有一番粗獷的美。不知不覺停下了手中清

潔的工作,深深地被吸引住啦!



  緩慢的移動腳步,靠近他的身邊,伸出手輕觸濕滑的手臂,並且輕聲試探著:「

喂!阿仁!醒來‥‥喂!」還是睡得像豬一樣!於是我輕輕把門推上‥‥小心奕奕地

在床沿坐下,怯怯地將手放在渾厚的胸部‥‥喔!好結實!好有彈性!真叫人愛不釋

手‥‥接著將兩隻手掌平貼上去,熾熱的感覺立時經由手臂傳導到激情的心扉‥‥哦

~好性感、好刺激喔!手心緩緩的撫過堅實微凸的乳頭,它像會發電似地刺激敏感的

掌心,剎那間下體引起一陣抽搐‥一股溫熱濕潤了私密部位‥‥



  接著摸向凹凸不平的腹肌‥‥喔!假如能貼在身上不知有多好!當我沉醉在意淫

情境裡的時候‥‥他身體突然動了一下!我嚇得趕緊將手收回,看他嘴巴喃喃有詞地

一邊說著夢囈,一邊將手插入內褲用力搔癢‥‥巨大的陽具也隨著在褲內大幅擺動‥

‥經過一陣搔動之後,兩手一攤,又打起呼來啦!這時發現一截猙獰的肉棒跑出褲頭

,被鬆緊帶卡住,紫紅色的龜頭穿出烏黑的包皮,在小腹上閃閃發亮‥‥

  相信這時如果有鏡子的話,我的臉一定紅得像豬肝一般‥‥想離開嘛!兩腳又不

聽使喚;想留下嘛!又有些不妥!於是站了起來微微打開房門,探頭出去看了一下,

村裡路上一個鬼影子都沒有‥‥稍稍放下心來,重新坐回床上。心想,反正醉得像死

人一樣,打雷也吵不醒‥‥於是再度伸出顫抖的手‥‥



  很快地,寬鬆的內褲卷落卡在小腿上,一隻密佈青筋蟠延交錯的大陽具,靜靜地

躺在鳥巢似的濃密陰毛上,接下去是兩顆碩大的睪丸纍纍地垂掛胯下‥‥這時我愛憐

地握住陰莖,緩緩的搓上套下‥‥每一次的套下,龜頭呈現得比上一次巨大,每一次

的搓揉,肉棒一次比一次粗、一次比一次長、硬‥‥



  我的手再也無法掌握那粗壯無比的大雞巴啦!說有多粗就有多粗!而且硬得像鐵

條一樣‥‥想不到爛醉如泥的他竟然還有感覺!我不禁驚訝想著。



  此時的我,下體已經濕淋淋、黏答答了‥‥再也受不了啦!一手握著大肉棒,一

手伸入裙內將三角褲脫掉,並且快速地摳揉蜜穴‥‥「哦~好舒服‥‥好美喔‥‥」

忍不住嬌啼出聲‥‥



  壯碩的身軀、濕膩滑溜黑亮的肌膚,以及昂然聳立的大雞巴,活生生淫蕩蕩地橫

陳眼前,不停的刺激我的視覺與觸覺神經‥‥飢渴的我慢慢地低下頭‥‥櫻唇輕啟,

香舌微吐‥‥終於點上了光亮的大龜頭,舌尖輕輕地繞著‥‥舔著,掃過馬眼,越過

龜菱,輕柔地滑過陰莖‥‥終於埋沒在他的胯下‥‥雖然原住民特有的體臭是那麼的

濃郁、那麼的刺鼻;但是反而像催情劑更誘發我的性慾,更讓我瘋狂‥‥



  整個胸部趴在他纍纍堅實的小腹,淫穢地密貼著‥‥頭部埋在兩條大腿中間,櫻

唇不斷的舔吸、輕咬那兩顆碩大陰囊,甚至張口輪流含弄睪丸‥‥這時發覺他的下體

微微抽搐,而整根肉棒又脹了好大,像小孩的手臂一般粗!



  嘴唇又回到雞巴頂端,猴急的張開檀口,把那頑大如小雞蛋的香菇頭含吞下去。

哦~實在太大了!櫻桃小嘴都快裂開啦‥‥



  逐漸適應它的粗大,開始往口腔深處吞嚥,直到抵住咽喉,再向外退縮到龜頭肉

菱,週而復始的吞噬著。另外右手握住陽具根部,配合嘴唇上下套弄。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我的嘴巴已經酸到不行,但是它還是越舔越勇、越吸越硬!

並且開始不規律的收縮‥‥耳朵傳來間斷喃喃夢話,偶爾嘶啞低哼‥‥好像正在夢遊

太虛,春夢連連‥‥



  而我除了努力替他口交手淫之餘,隨著情緒高亢仍然不忘騰出左手,瘋狂地摳插

秘穴‥‥「喔!嗚‥‥嗚‥‥快!快插進來‥‥哦~喔‥‥」我蹙著蛾眉,貪婪的擺

動細腰,挺舉秘丘,嬌哼不已‥‥就在這時候,他忽然急速挺動大雞巴,幾乎肏入深

喉嚨內!害我乾嘔連連‥‥汪汪的淚水從眼眶擠出‥‥



  當我還沒回過氣來時,緊接著溫燙的精液隨著陰莖的脈動,大量的噴入咽喉內,

一波又一波‥‥一股又一股‥‥我不停的吞嚥,不停的吸吮‥‥可是好像永遠吞不完

似的!不及吞嚥的精液從嘴角溢流而出,滴落在他的小腹上‥‥一時工寮內瀰漫著淫

糜腥穢的味道‥‥



  好不容易肉棒停止脈動啦!終於舒了一口氣‥‥不過我仍不忘將殘留在龜頭、陰

莖的淫液舔吮乾淨,。這時回頭看阿仁,好像非常舒爽地仍舊呼呼大睡!我拿起丟在

一旁的三角褲,愛憐的仔細擦拭他的身體,直到滿意為止,順手將掉落小腿的內褲,

替他穿上‥‥



  站起身來,用手背把沾染嘴唇的精液擦掉,稍事整理一下,打開房門探頭察看,

趁著路上沒人快速地溜出,眼眸含春低著頭走回家裡‥‥



  第二天將近中午,我裝做若無其事的進入工地,將提在手上的冰水放下,高喊著

:「休息一下!來喝冰水‥‥」大夥一下子圍了過來。



  「咦~阿仁人呢?」「他在樓頂搬水泥啦。」

  

  「喔!」虛應一聲,順手倒了一碗往樓上爬。



  身後不知誰打趣:「老闆娘對阿仁特別好!哈哈‥‥」我回頭呸了一聲,不再理

他們。

  到了三樓頂看他一個人在大太陽底下搬水泥包,一樣是打著赤膊,汗流浹背地。

  

  「阿仁!休息了!」我愛惜的說。



  「喔!老闆娘!謝謝你喔!」



  「哎呀!不要叫我老闆娘,我姓王,叫名字或叫我王小姐好啦!來!喝水。」我

找一處陰涼的地方坐了下來。



  「來!這裡涼快一點,過來!」他順從的在旁邊坐下。一邊看著他喝涼水,一邊

回想昨晚的情景‥‥臉頰不禁熱烘烘的。



  「王小姐!你昨晚有去工寮哦?」聽到他的詢問,嚇一跳!唰!整個臉更紅了‥



  我心虛的說:「有啊!你怎麼知道?你不是醉死了嗎?」



  他搔搔頭說:「我早上起床,看到屋子裡有清掃過,我猜是你啦!」聽到這裡我

一下子放下心了!



  反過來輕啐:「你哦!就喜歡喝酒,醉醺醺的跟死人一樣‥‥」



  「嘻嘻!無聊嘛!喝喝酒又不會怎麼樣‥‥」



  「無聊?無聊不會出去找女朋友?」



  「我哪有女朋友!唉~我們原住民誰喜歡?」



  「咦~你沒交過女朋友?看不出來還是個處男呢!嘻嘻‥‥」我心裡暗喜藉機戲

弄調侃。

  

  「你不要笑我啦!王小姐,你好漂亮哦!皮膚好細好白!不像我們山地女生都黑

黑的。」他害羞低著頭回答。



  聽到他的讚美,抿嘴偷笑,伸手推了推他強壯有力的臂膀,眼裡充滿濃濃媚意的

說:



  「你哦!不老實!吃我豆腐,我那裡漂亮?都三十多歲了!」



  「真的啦!你皮膚白、身材又美!真的好漂亮‥‥」



  聽到這話,不覺得立起身來,提起裙擺露出白花花的大腿轉了一圈,嘴裡甜膩膩

的說著:「哪有漂亮!你說我哪裡漂亮?」



  就在這時候樓下傳來爬樓梯的吵雜聲‥‥「喔!快中午了!便當還沒買哪!我下

去了‥‥」丟下話趕快下樓離開。



  這陣子滿腦子都是阿仁粗獷的影像,日思夜夢仍然是他‥‥尤其想到那晚在工寮

的淫蕩情景,就春情勃發,騷穴裡不斷的流出淫水‥‥忽然間靈光一現!心理打定主

意。嗯!晚上就做‥‥



  到了夜裡,趁著我那死人出去串門子,刻意換上一件細肩寬鬆低胸上衣,下面套

上絲

質迷你裙,從櫃子裡拿了一瓶21年的洋酒,悄悄地來到工寮。



  喀、喀!輕輕地敲門,「誰呀!」門應聲而開‥‥



  「王小姐!是你!進來坐。」阿仁客氣的招呼。



  「吃飯了沒?我帶來你最喜歡的‥‥」邊說著進入屋內。



  「你帶什麼來?」「吶!這不是你最喜歡的嗎?拿去!」我將藏在背後的洋酒高

高舉起。



  「哇~洋酒耶~這‥‥這很貴的!」他接過像小孩子高興的雀躍著。



  「你留著慢慢喝,喝完我家還有。」我愛憐地說。



  「來!我們現在就喝,陪我喝一杯。」他邊拆瓶蓋邊吆喝。



  「我不會喝酒,你喝!看你喝就好。」心想喝了臉紅紅不好交待,因此推辭著。



  屋內只有一張凳子,於是就隨便坐在床沿。由於床很簡陋、很低,當坐下時迷你

裙往上縮,一大截的大腿就露出來,幾乎快看到內褲‥‥在邊喝邊閒聊中,發現他的

眼睛一再閃爍,不時瞄向裸露的大腿,還有窺視寬鬆衣領下高高挺起的酥胸‥‥而我

當作不知道,且時時變換坐姿,或前傾或往後仰,肆意地擺弄撩人軀體,極盡誘惑之

能事‥‥



  看他一杯接一杯的灌進肚裡,把烈酒當米酒喝!很快地滿臉紅得發紫,眼球佈滿

血絲,看人的眼光更是恐怖放肆‥‥講話也不再拘束了‥‥這是我期待的。



  「看你!喝得滿頭大汗的,天氣這麼熱把汗衫脫了‥‥」



  「不好意思啦!不熱!不熱‥‥」



  我站起來摸摸他濕透的汗衫:「還說不熱!都濕啦!來!雙手舉高,我幫你脫‥

‥像小孩子。」

  於是很順利的將衣服脫離,然後就用那件汗衫,溫柔的擦拭他那粗壯的身體,當

擦到前面時,那兩顆豐滿的乳房隨著手部的動作,在他眼前大幅晃動,甚為旖旎煽情

‥‥再往下一看‥‥哇!褲襠像篷帳高高頂起‥‥不由得蜜穴引起一陣痙攣,淫液源

源流出,沾濕啦輕薄蕾絲三角褲。



  忽然我,哇~驚呼了一聲‥‥他那巨鉗似的雙手攔腰將我抱住,張開嘴巴狠狠地

咬住抖動的乳鋒‥‥



  「放開我‥‥嗚~放開‥‥喔!好痛哦!嗯‥‥放開‥‥」我兩手不斷地捶打、

不停的推抵‥‥但顯得是那麼的軟弱無力,甚至似拒還迎地抓住他散亂的頭髮,將漲

鼓鼓的乳峰往他臉龐擠‥‥



  在掙扎當中,兩條掛在肩膀上的細肩帶,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掉下來!半杯式的胸

罩及圓弧粉嫩的乳房,顫危危的淫露出來‥‥於是他將胸罩咬住,用力往下扯,那兩

顆激凸嫣紅的乳頭,暴露在昏黃的燈光下‥‥到口的櫻桃當然不能放過!他那血盆大

口很快地再度咬住,又吸又咬又舔的‥‥



  這時的我只能顫聲的呻吟著:「唔~哦!嗯~嗯‥‥輕!輕一點‥‥喔!喔‥‥

」底下溫熱的淫水,透過已經吸滿水份的內褲,緩緩地順著大腿內側往下流‥‥逐漸

地,乳峰已不能滿足他的慾望啦!他那粗糙的雙手移到迷你裙底下,緊緊地捏住圓翹

的臀部,像揉面似地不斷用力搓揉‥‥哦~好美!好舒服喔!這時的我瞇著惺忪的雙

眼,只有享受的份了‥‥隨著搓揉,我不停的將恥丘往前挺,去磨擦他強壯的胸膛‥



  「哦~不!不要‥‥嗚~嗚~啊!不要挖‥‥嗯~好!好~爽喔~深!深入一點

‥‥對!好美好美!」在他扒開三角褲,用手指分開花瓣,插入敏感淫露的秘穴時,

我再也矜持不了啦!唯有語無倫次地嬌哼連連‥‥



  阿仁他,不停的插、挖、摳‥‥由一隻中指變為兩隻‥‥幾乎把蜜壺裡面都攪盡

了!陰道裡的皺摺都一一數遍啦!而我僅能酥軟的嬌喘‥‥膩聲呢喃!趁著我沉醉在

快美中時,很快的將已經濕漉漉的三角褲扒下‥‥哦~我已經無力阻擋啦!

  

  接著把我抱起來,平放在散亂的床鋪上‥‥唰一聲!將褲子拉了下來,一隻烏黑

粗獷的陽具脫穎而出‥‥而且還猙獰的一跳一跳顫動著。被美色迷惑沖昏了頭的阿仁

,已不再憐香惜玉了!粗暴地將兩條腿撈起挾在腋下,那已經充血微露的阜間肉瓣,

淫蕩蕩地張開著‥‥接著猴急的把碩大光禿的龜頭抵住我那濕漉漉肉穴‥‥「喔!痛

!喔~輕一點‥‥你的太大啦!」他不斷的用力擠,而我不停的喊痛‥‥就在這節骨

眼上‥‥



  喀、喀、喀‥‥「媽!媽!開門啦‥‥」敲門的正是我那五歲的小兒子!當時我

們緊張的馬上分開,各自把衣服穿好‥‥

  

  「媽~開門,媽~開門啦!」「來啦!來啦!」我飛快地將頭髮攏一攏,順手將

門打開:「阿成!你找媽喔!」



  阿成一雙眼珠疑惑地打轉著:「媽~你們在做什麼?我等得好久‥‥」



  「乖~我跟阿仁叔叔在聊天。咦!你怎麼知道媽在這裡?」我心虛的問。



  「人家找很久,剛才在門外聽到媽的聲音‥‥」阿成稚聲的回答。



  「我們回家,乖!跟叔叔說再見‥‥」牽起阿成的小手往外走,同時不忘回頭用

那消魂的媚眼勾了一下‥‥



  回到家裡我不放心的哄騙阿成:「睡覺去!不要告訴爸爸,說媽媽跟叔叔聊天喔

!我明天買玩具給你。」「嗯!好!記得買玩具喔!我要飛機。」懷著一顆不安的心

看他入睡,一夜無事‥‥



  從房子開始動工以來也三個多月啦,整個工程已接近尾聲。工人陸陸續續離開了

,因為阿仁努力勤快,因此工頭特別要他留下來,做一些收尾的工作。而我內心裡也

感激這樣的安排,自然而然地單獨相處的機會就多起來。有時趁裝潢的空檔,沒有其

他的工人,新屋子裡更是我跟阿仁打情罵俏的最佳場所。



  有一天,國訓因公司招待國外旅遊一個禮拜,他照例沒帶我一起出國。出國期間

剛好颱風來襲,因為是中度颱風,尤其入夜後風雨特別大,又停電,四週一遍漆黑。

新房子那邊不停傳來砰砰巨響‥‥好像是門窗沒關緊,我不放心的站在廚房往那看,

也不知該怎麼辦?



  忽然看到阿仁推開工寮的門,拿著手電筒往新房子跑‥‥當時我真的很感動,心

想現在小孩都去睡了,反正沒事,於是拿起雨衣披上,由後門跑過去。



  啊!大門又鎖上了!「碰碰碰!開門!阿仁開門!」大力的敲打著門‥‥好不容

易打開啦!阿仁訝異的看著我全身像落湯雞似的。「王小姐!你怎麼也來了?」



  「風雨那麼大!亂恐怖的!看到你過來,我也就過來看看有什麼可幫忙的?來!

我們先檢查一下門窗。」於是開始逐間逐樓將沒關緊的一一鎖上。



  「好了!王小姐我們回去了。」他催促著我。



  「等一下嘛!雨這麼大!等小一點再走也不晚,陪人家嘛!」我嗲聲嗲氣著搖晃

他強健的手臂。



  「好、好!那我們到二樓去,那裡我已經清理乾淨了。」於是他拉著我往樓上走



  「好黑喔!幸好有你陪著!」我溫馴的依偎在他身邊。這時忽然像電影情節一樣

,轟隆一聲雷響‥‥我嚇得緊緊抱住阿仁‥‥



  「不要怕!不要怕!」他溫柔地拍著背部。



  雖然雷已經過了!不過仍然藉機將身體往他懷裡掙‥‥而他也就不客氣地將我牢

牢抱住‥‥這時風聲雨聲彷彿消失似的,耳裡聽到的只是他強而有力怦怦!心跳聲‥

時間好似停格一樣‥‥我們都默契的在享受彼此的肉體‥‥誰也不肯放開對方。後來

,我緩緩地抬起頭來,注視著他深邃迷人的眼眸,將溫柔飢渴的櫻唇貼上‥‥而他也

張開嘴唇將我含住,用力的吸吮‥‥不但把香舌吸入口中,而且好像要將我體內的空

氣吸盡一般‥‥在你來我往嘖嘖濕吻聲中,我暈眩啦!四肢無力的癱軟下來,而他也

順勢將我壓在身下‥‥



  外面風雨交加,雷聲隆隆,不知是我脫他?還是他脫我?很快地兩具赤裸裸的肉

體,胸貼胸、股貼股的糾纏在一起‥‥偶而竄過的閃電,將我倆的胴體照亮得那麼黑

白分明、刻劃得那麼美、那麼煽情‥‥



  身上流的不知是汗水還是雨水!下面流的不知是淫液還是汗液?我知道期盼很久

的‥‥即將到來‥‥



  這時已經不需要前戲!不需要調情啦!不管心態、還是熟透的肉體,都已經準備

好啦!準備迎接他那巨尊的幸臨‥‥在我巧妙的移動陰阜配合,及極力擴張大腿的誘

導下,粗大的龜頭已經擠進濕漉漉的陰道口了‥‥



  「哦~好粗!好大喔‥‥輕、輕一點!噓噓‥‥」不覺得我哀鳴出聲,兩手撐著



  「好!好!我不動,你真的很痛嗎?」



  「嗯!你的好粗好大喔!我從沒遇上過。都快給你撐破了‥‥」我眼波迷離蹶著

嘴嬌哼著說。



  就這樣我那張極度擴張的騷屄,含著頑大的龜頭,靜靜地適應著‥‥



  雖然不動,不過可以感覺得到,龜頭還是一下一下跳動著‥‥而美穴深處開始不

自主的收縮脈動‥‥一波又一波吃心的酸癢不停湧起‥‥我的雙手由推拒改為摟抱,

並且在他堅實的臀部加壓‥‥為了消除錐心的酸癢,我款款擺動蛇腰,緩緩挺動陰阜

,去磨擦去止渴‥‥



  「嗯~進來嘛!人家要你插進來嘛!」我兩眼含春嬌嗔的哀求著。



  他聽到要求,於是「咦~唔~好緊哦!」一邊嚷一邊用力頂著‥‥一分又一分、

一吋又一吋,那柔軟的花瓣為它綻放,隱密的秘道逐漸為它展開‥‥

「哦~嗚~好大‥‥好粗‥‥喔~再‥‥再插進來‥‥哦~哦~」我滿足放肆的呼叫

聲,迴響在空屋裡,消失在屋外的風雨中‥‥



  為了尋求更緊密的接觸,更激情的擠壓!我將兩腿高舉緊緊扣住他的腰,唯恐他

跑掉似的‥‥



  突然他微微的退縮拔出‥‥我有一股悵然若失的感覺‥‥緊接著,藉由傾巢而出

滑溜的淫水,猛力往深處捅入‥‥



  「哦~嗚嗚‥‥‥‥會死啦‥‥戳破了‥‥嗚‥‥」這魂飛魄散的一擊,將我帶

上天啦!緊繃的軀體一下子癱瘓了‥‥嬌喘噓噓取代了哼叫連連‥‥百駭俱酥忘卻了

身躺水泥地的酸痛!



  可是‥‥年輕勇猛的他還沒開始呢!趁著我癱軟仍在享受高潮的時候,藉著滑膩

滿溢的愛液,一下又一下噗哧、噗哧的大起大落肏幹著‥‥這時的我已無力以對,唯

有軟趴趴地任他插、任他干了‥‥幹得媚眼如絲,嘴裡僅剩喃喃悶絕的力氣‥‥



  敏銳的花心經過一次又一次的樁擊,酥麻的快感再度甦醒‥‥騷穴裡的嫩肉又開

始不自主地抽搐,像小孩貪心的嘴不斷地張開閉合吸吮著,淫水更像決堤一般,一波

又一波隨著唧唧聲往洞穴外汨汨淌出‥‥



  「喔!喔!喔‥‥」一次的衝擊伴隨著喔聲!我又陷溺在欲潮中啦!幾乎快要沒

頂啦!無法喘過氣來的櫻唇一直往上抬,直到吸吻住喘氣的嘴巴,我忘情的吻、用力

的吸‥‥下體隆起的秘丘,配合大肉棒的戳插,拚命的往上挺,企求更密切的結合‥

‥「哦!用力‥‥你的雞巴‥‥快快!插到底!我要飛了‥‥嗯嗯‥‥」在昏眩中語

無倫次地嬌哼‥‥



  「咦~咦~王小姐!我的雞巴大嗎?滿意嗎?耶~耶~」他用力的推,盡力的插

,一點也不憐香惜玉‥‥

  「嗚~好大!我喜歡‥‥比我老公大一倍‥‥雪!雪‥‥哦~我怎麼辦!以後‥

‥喔!只有你能滿足‥‥我‥‥」雙腿再度緊緊盤住大幅起伏的腰身,我那彈性的美

臀隨著起落,不斷地被高高拖離;又重重地戳落地面‥‥不知是痛!還是爽?我不停

的呻吟著‥‥



  高潮像一波波浪潮似的,來了又去,去了又來‥‥彷彿在極樂世界一樣!死了又

活、活了又死‥‥淫水一股接一股的丟‥‥不知過了多久?他忽然亂了節奏!一隻大

肉棒活蹦亂跳地戳著‥‥



  「哦~哦~唔‥‥唔‥‥耶耶‥‥捅你‥‥干你‥‥插‥‥」嘶吼的聲音不斷的

從他喉嚨蹦出‥‥



  「啊!啊!哎呦‥‥哎呦‥‥我的媽呀!嗚~嗚~」一波波滾燙的精液,衝擊著

敏感的花心,灌漿似地從張開的子宮口灌入‥‥而我挺舉亢奮的秘丘緊抵著陽具旋轉

研磨‥‥在研磨中高潮又蹦發出來啦!濃郁的陰精由花心噴出,灑在脈動的龜頭上‥

‥風雨交加的颱風夜,籠罩著背德的激情‥‥間歇性的閃電,照耀著晰白與熾黑糾纏

的曲線‥‥嬌喘吁吁與喃喃鼻音交織出愛慾的樂章‥‥



  後記:樓房已順利完工啦!阿仁也依依離開回山上去了!偷情的激烈戰場已經成

為我現在的閨房。午夜夢迴時,那蝕骨激情的回憶,化為我自慰手淫的景象